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天的博客

家园:从雅虎到网易

 
 
 

日志

 
 

【转载】玉山之二:“最后的香格里拉”?  

2017-06-19 15:35:06|  分类: 旅行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15日上午游览了玉山考棚后,中午喝了点小酒,有点稀里糊涂。
怎么进山不记得了,只记得是饶同学把我们带到了这个地方。还有,就是步同学一个劲在嘟嚷:早知道这么险,就不来了。还说,不知道怎么把车开回去。
题头照,是返程路上拍的。进来时,根本就没看见还有这么道风景。
 
进得村来跟着二位走,边走边留下一些记忆。 
整理照片,才发现第一张居然是村头的厕所。
来个自然主义,忠实记录吧。
这种厕所,我下放的地方也有过。并且,我参与了挖坑垒墙的整个过程。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种房子,不象是农家住的。有点象生产队公共用房。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在这儿留个影,好象还满脸酒色?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感觉这是个被遗弃的村子,一切都已成废墟?!
不过,竹子挺茂盛,花儿也正喧闹着。
当然,最有生机的是鸡们。瞧,枯枝丛中仍然活泼艳丽——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是什么荆棘枝条呀?草长莺飞的烟花三月,居然如此了无生机?
看着有点怪诞,触目惊心。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勃勃生机的竹林,才让人感受到生命和香格里拉的气息。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终于看到了人家——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看到了色彩、生活。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很有几分兴奋,赶紧和女主人合个影——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一双猎奇的眼睛贪婪地张望,一眼就瞅见这堆捆扎结实的漂亮的扫帚。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抄起一把便要买,多少钱?
——5元。女主人说。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女主人好象也有点怪异:在家呆着,干吗腰间挎把刀?
再张望,怎么感觉四周充满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饶付她10元,女主人不卖。
只听得又说:5元……
付她20元,卖了。这不,拿着钱,正微笑着目送我们哪!
后来饶估摸着说,她意思可能是15元。
哦!有道理。只是当时没听明白。或者,听不明白。
怎么感觉这女主人脑子有点问题呀?
——罪过,阿弥陀佛!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扛着扫把继续走,跟着他们走进了“社会主义好”。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家的谷垛分明是个摆设——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房子相当完整,院子也干净,虽说粮仓实在太烂了。
总体感觉这儿好多了。这才像个居家过日子的日常生活嘛!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他们在聊,不知聊些啥。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扛着扫帚四处张望,他们为我拍下了扫帚照——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继续往前走,魔幻现实主义的景观又出现了。
我怎么感觉自己就像阿来《尘埃落定》中那个披着斗蓬便能在寨子里飞的傻子呀,见到的都是死去的魂灵?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在这梦魇般的地方能看到了盛开的油菜花,太难能可贵了!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虽说这里的油菜花特别瘦弱、矮小,明显营养不良。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村外的这条路不错,平整,干净。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不过,迎面过来的这个女人也有些怪异:怎么也背把柴刀?
放大来看——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腰间挎刀,是这个村的标配?
还有蓝色上衣,和卖扫帚女子同样款式的工作服?
她很认真地对我们笑笑,走远了。
她的笑,很有点程式化。例行公事?谁人安排?
女人走远了。去哪儿不知,反正不像砍柴的。
怪怪的。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面前这片枯树木,同样怪怪的。
——太突兀、太刺目了!谁愿意开门就见这片狰狞的死魂灵?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越走,感觉越压抑!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当时的心情,可以说都写在脸上了。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路的平整洁净与房的破损颓败、树的枯萎杂乱,形成鲜明对照。感觉很不协调,很不着调,甚至,很不真实。
感觉面前的一切,都似真似幻。那种魔幻、梦魇的感觉,始终伴随。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瞧见上图那堆码放整齐并盖着蓝色雨布的劈柴没?这种精心、精致的生活态度,和整个氛围也极不协调。
这路修得真好?谁修的呀?谁维护、打扫的呀?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好不容易逮到个可以交谈的对象。交谈的结果,只知道她80多岁了,其它一概不知。
很有几分哑然、无奈……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村外的那片地,远处的那座山,让人轻松了些。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还有这花,这狗。
不过,听不到鸡鸣狗吠声,象梦中。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门框上的这块小木牌,引起了我的注意: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放大来看: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牌,材质朴实,和这里的整体氛围是协调的;不过,它制作堪称精良,充分体现了制作者的艺术构思和美学追求。类似的广告牌,我还看到过一块。由此,我突然怀疑起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了。
——伪现实主义?!
——一切,都是精心设计、安排、导演的?!
——由于设计者、制作者、导演者、演出者介入的程度不一,导致了细节的错位和整体氛围的不协调?!
简而言之,由于作伪,产生了一种魔幻的效果。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村外看见的那条狗,仍远远地跟着、望着我们,就是不吱声!
四周一片沉寂。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到处是这种断垣残壁一片破败荒废的景观。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鸡、这鸭,让人放松、亲切,不象那狗!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下面的这家似乎有些另类。说另类,是因为感觉他们比较正常。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一家四口,父母带着两个儿子在干活:挑碎石铺厅堂地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挑来的碎石沙倒在门前长廊上,地面还铺了块白色的塑料布——精心吧?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父亲带着两个儿子挑来倒好先走了,母亲正在倒。
望着离去的父子,饶说,他家两个儿子智障。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但当时只是感觉这一家子的生活比较真实。
也许,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表明,他们在追求一种有品质的生活。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花,当时感觉很美。
后来想,这可能也是玉山县摄影家协会设计的。
“最后的香格里拉”,除了贫穷之外,总还得有些美的、诗情画意的东西吧?
 
这一家,似乎没人居住了。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村外有口水塘,但仍是枯枝、僵尸。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连根拨起的枯树倒在一旁——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应该是这个村的大户人家了!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是当时遇到的让人感觉最轻松的一个场景。至于她在干吗,不清楚。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是当时感觉最温馨的一个场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是第二家被挂牌展示的人家——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家没挂牌,但同样有一种正常的乡村生活气氛。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我们悄无声息地在村里游荡。
在这里,还遇到了一伙同样来游荡的人。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是当时感觉最好的景色。
或许,这就是“最后的香格里拉”的由来?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当时,只注意到了这颗宠大狰狞的枯树。因为它太刺目了,以至于我们忽略了远处的老人和婴儿。否则,一定会去去看看的。
由于心情始终压抑,可能疏忽了许多。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前面是停车处,转了一圈,出村了。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呵呵,是不是有点反讽?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出村遇一妇人,试图与之交谈——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其不屑。
合个影?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不看镜头。呵呵……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村头的桃花正开着,嫩嫩的,煞是好看。
不过,可能也是摄影家协会的精心点缀。
管他呢,好看就行。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离开了“最后的香格里拉”,有点沉重,有些压抑。不知道是为了展示,而让这些人停留在过去;还是因为被遗忘、被抛弃,所以才获得展示的机会?在微信及时信息里,我写下了当时的感觉和印象:
 
漏底:最后的香格里拉?尽管广告这么说,但看后很沉重,感觉这是一个人工精心设计打造的景观,一个情景剧场,演员是一些无法迁徙的村民,不是老弱就是残障。……这里的自然景色很好,就此而言有点香格里拉,但其它就风马牛不相及了。他们快乐吗?世外桃园么?这种生活是人们所向往所憧憬的么?这里的气氛是压抑的沉重的,有生气的只是那些鸡们鸭们,还有那些花们竹们。“漏底”,这地名本身就一个隐喻:被现代社会遗忘了,漏掉了,剩下的只是个底,穷得个底朝天。香格里拉?简直是个嘲讽!让村民守护这个供猎奇者观赏把玩的“香格里拉”,真有点残忍!除非这些人只是演员,这一切都仅仅是表演而已。不过,这还叫香格里拉么?
 
回过头来想想,感觉这景观设计者的理念,有点含混,有点暧昧。如果设计成一个具有反思性的景观,其实同样有市场的。
 
返程的路上,一眼便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广告牌: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这个郭公书,据说邱同学的家。
这不,步同学特别跑下去留了影。
这下有谈资了。这一路,才轻松了起来。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怪不得说不敢开,这盘山路,是有点高。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不过,这车呀,就一直开回了上饶。
在一起喝个小酒,顺利结束一天的玉山之旅。
玉山:“江南第一考棚”与“最后的香格里拉”之二 - 天天 - 天天的博客
 
对了,饶同学说,下次去玉山,带我们去怀玉山。
怀玉山?方志敏被俘的地方。下次一定要去看看。
有谁愿意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