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天的博客

家园:从雅虎到网易

 
 
 

日志

 
 

共和国家与青年之自觉1-3  

2017-04-13 11:18:27|  分类: 学术文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和国家与青年之自觉

                     高一涵

第一卷第三号

        秋风萧瑟。霖雨经旬。槛前淅沥之声。似有意扰吾旅人。故示其变征音节以相逼。东瀛秋节。风恶潮汹。固时予人以可怖。然大抵多倏起倏落。从未有掀天撼地。相逼而来者。今年何年。胡乃变态若此。诚有令人不寒而栗者矣。乃返瞻故国。萧墙之内。隐伏干戈。激变挑衅。无所不至。一若鹬蚌不久相持。即无以惠彼渔人者。彼行尸走肉之辈。原无足责。独怪吾辈活泼青年。本自居於国家主人之列。放主人之职而不尽。是谓暴弃。要知今年今日。绝非吾人所能自暴自弃之时。今日之变。非但国体之良否问题。实为国家之存亡关键。他日或可旁观。此日则断不容袖手。他人或可贷责。吾辈则断不能少卸仔肩。此不佞所以再四叮咛。苦口忠告者也。

        前此二篇。乃吾青年之对於国家社会也。当思发挥其实以副之。此篇之旨。则吾青年自今以往。当思所以立身处已之道。故此后所陈。皆就原理往例以为言。俟读者之自觉焉耳。
        夫总人类集合之全体而名之曰国家,指人类协同创设之制度而称之。曰国体,是国家为人类所合成。国体为人类所创造,均非本有自体。由勾萌析甲含生负性而自生自长以底於成者也。

      近世学者。自伯伦智理(J.  K.   Bluntsohli )以迄韦罗贝(Willoug  hby.)氏。均以国家之起。肇自人类之自觉、感情、意志。 而国家有机体说。又为多数学者所斥驳。掊击之至无完肤。然则国家之立也立於人。国体之变也变於人。吾人欲创造何种国家。立何种国体。吾人即向何方面着着进行。无所用其顾虑。美国法苑之诠国家也。曰“国家者乃自由人民。为公益而结为一体。以享其所自有。而布公道於他人者也。”(A.State is adody of free perso-ns united together for common beneft to enjoy what is their own  and to  do justice to others.)

        吴汝雪(Woolsey)亦曰、“国家者宜有公道者也。国家而无公道。则其组织。即为不适宜於人群。”然则国家创造之主,曰自由人民所以创立之,因曰为公益,所以永存不灭之理。曰主公道曰适宜於人群兼备。此四种要素,而后国家方克巍然存乎天地之间。反乎此者,皆谓之违反今世国家成立之原则。夫违反其原则,未有能生存於今世国家之林者也。

        国家非物,违反原则与否,非由自动,其自身绝无功过之可言。设其主人袖手旁观,以听国家之自处。欲其自赴於原则也。於理於势。皆有所不能。万众齐趋,造成时局,曰景运万众,瑟缩酿成祸患,曰浩劫。抖擞精神。着着前趋,曰进步。灰心颓气,任其颠覆,曰退化。吾辈青年。活泼其心。方刚其气。仔肩巨责。来日方长。如以造成景运,着着进步,自任也是谓之自觉,如任万几退化,漠不关心,浩劫长流,永陷不复也,是谓之自杀。使吾辈青年而欲自杀也。则亦已矣。否则正宜猛然奋进。趋於自觉之途。以免自杀之惨。虽然、蠢然盲动。君子所羞。吾辈果欲自觉。必有真正自觉之道焉。而非可盲然以进者也。
        青年自觉之道。首在练志

        志者。根诸心。发诸已。非可见夺於他人。而亦非他人所能夺者。以他人之志。强夺吾志。及用他人之志。以代吾志者。皆属横暴之事。

        练志之方。第一即在打破此种横暴障碍。以还我本然之自由。而后志乃可立。

        曰吾志被人劫夺。曰吾志被人强代者。皆庸庸碌碌。懦夫奴性之流。聊以解嘲而已。果为志士。其动也必随心而之。吾志暂时不行或有之。若夺云代云。必吾先有易夺易代之弱点。动人轻视之念。或先露可夺可代之破绽。予人可乘之机。不然已不被夺。己不甘使人代。又谁能夺之代之。夫国家者由吾人之志而成。政策者。合吾人之志。同心戮力。以向一定之方向而之者也。故国家建筑於人民意志之上。主权发见於人民意志之中。无志则国已无基。奚由而建。主权无主。奚由而生。世人动曰。吾非不欲立志特强横暴我时势迫我境遇苦我故俾我颓丧至於斯极不知。所谓志者,正在掊此强横,创造时势,战胜境遇而后志之名称。乃称志之能事,乃完志之实力,乃予人以可见否则皆谓之无志待时会之来乘之以自见於世者因缘际会而已非志也仰他人之势力。利之以显吾身者。徼幸成功而已。亦非志也。吾所云志。乃预定其当然之理排除万难拨开障碍而循轨赴的以求之设已然之事而不与吾当然之理合则立除其已然者而求合乎吾所谓当然若徒叹其不然听其自然或待其将然幸其或然者举非吾人志内之事志士绝不为也人类所以为万物之灵不为天演所淘汰者正以负有此志可以人力胜天行能胜物而不为物胜先定一当然之方针。因之以求其将然之归宿。而幸福、安宁、自由、权利。乃可获得。乃可常保。此则立志之用也。
       天下万事。凡理之所在。即为事实之始基。初不必旁征故例。以相质证。然即欲明证其例。亦自非远。今为简单便利计。请引法兰西史以明之迈。尔通史(Myers' General History)论法兰西革命之原因。首谓由其君主之专横凶暴。妄用其权。人民之生命财产。得以任意处置。人民被囚。往往不识身犯何罪。而暴征苛俭。又皆唯所欲为。[见迈尔通史第六百二十七八页]以不佞所闻。法自路易十四以来。屡行暴政。赋税之担负。至贫民而益重。强制公债。滥发无垠。不良泉币。遍布於市。贫富相悬。益不可以道里计。握特权者、穷奢极欲。而耕农苦力。至贫无立锥。至千七百八十九年。国债山积。国家财政。几於破产。呜呼、何其危也。及观其革命既成而后。建设共和。实施宪政。人民之生命自由。举为宪法所保障。人权宣言之大旨一曰自由平等根於天生。二曰国家主权完全在民。三曰法律主於人民总意。一视同仁。(见TheDeclaration  of  theRights of man,Augnst 26,1789.)至其赋税。不得人民许诺。 即不得增加一钱。自脱去革命厄运。以迄於今。其享受自由幸福。在世界民族中为第一。呜呼、又何其幸耶。

        当其暴政横行。国势叠卵。举国志士。绝不苟安旦夕。自取灭亡。而乃怒发冲冠。捐躯殒命。血潭骨阜。炮震肉飞。虽其间几经挫折。共和方成。专制旋复。而奋其义勇。绝不迟回。前者覆亡。后者又起。此其故何哉。志在共和。共和未得。故身可捐而志不可违也。彼知不牺牲今日之身家。即无由致国家於安宁巩固之域。而有以保护其神圣之自由也。志之所指。险阻立化为坦途。危亡立转为安泰。法兰西国民知之。法兰西国民行之。此正有志之效也。
        青年自觉之道。又在练胆

        夫志者、理义既明。定其正鹄。以为趋赴之的者也。胆者、本此正鹄。鼓其豪兴。以赴前途。无所於惧。无所於恐者也。志为心之所之。胆为行之所主。太平之世。因故袭常。循例以行。罔有所阻。当此之时。瑟缩怯懦之夫。亦得滥竽其列。而吾所谓胆。乃退处於无权。及一旦天倾地裂。雷震风惊。狮象在前。猛虎蹑后。国势阽危。千钧一发。覆亡之惨。悬诸目前。瑟缩懦怯之夫。汗颜咋舌。慑伏退避。而不知所为。吾所谓胆。乃於是脱颖而去。故胆之为用专在危急存亡之秋过此以往将无用武之地。今者吾国险象。迭见环生。为有史以来所未见。时之所以锻练玉成吾人之胆者。委曲周至。吾人须知魔力横生。强邻虎视。在在皆为吾人试胆之时。语曰、英雄造时势。时势何以造?以胆造之。青年第一秘诀要以时势危急。为吾人练胆之资不得因时局垂危。遂生丧胆之象。故自今以往。吾国时势。诚为吾人练胆之第一好机也。
        彼法兰西自革命以后。制度破坏。秩序荡然。迨入於恐怖时代。 ( Reign of Terror)激烈党之互遭残戮者不下百万。外而列国王侯。又以革命影响。将不利於已。从英俄之提倡。联结诸邦。合兵攻法。四境敌兵。长驱深入。血战
不利。至千七百九十九年一败涂地。国势之不绝者直如缕耳。然法人求共和之心。谋自由之志。未尝因是而止也。其后拿破仑以一世之雄。刍狗法人。从事远略。欧洲列强。莫不为其铁马金戈所践踏。对外如此。对内其又奚言。共和既翻。帝政旋始。生杀予夺。从其一心。然法人求共和之心。谋自由之志。未尝因是而止也。云其危急。其有过於四面楚歌。声声相逼。外兵既临城下。而国内党祸。尚自相水火者乎。云其迫压。其有过於盖世魔王。手操兵柄。长驱普澳之郊。几如入无人之境。况或少怀顾忌於所谓民意民气者乎。何法人迫於党争而不惧。迫於联军而不惧。迫於一世魔王之残摧而不惧。而必善始善终。求所谓共和。求所谓自由者乎。曰、胆为之也惟其胆略之壮,故能成此掀天撼地之殊勋,为民族而战,为国家而战,为世界之人道而战,而无所恐怖也此又练胆之功也。
        青年自觉之道。又在於练识。

        识者、御事以理。判案以律。推其原因。而有以知其结果者也。故识之本在学。学者、籀其因果公例。用以数往知来。见其然而必以推其所以然者也。如见日而知其朝升东海。夕沈西山。见木叶之入水而知其浮。见金石之入水而知其沈。此但知其然。非可以之为学也。若见太阳之西向而走。即识为地球束西回转之结果。知地球之回绕太阳。为由引力作用之所致。见木叶金石之浮沈。即理解其从比重之法则而然。此乃谓之科学。非依据律令。不得以臆擅断之。学之真乃於是见。夫求科学之道。不外於万殊物理之中。归籀其统一会通之则。执此统一会通之则。以逆万殊之事。以断未然之机也。前者谓之归纳。后者谓之演绎。前者用以读书。后者用以应事。

        其所以求此之法。应分三种

        一曰试验。试验者、见一物之既然。因以求同此物者之皆然。所得者事实也

        次曰推证。就其事实。谨慎研求。以寻其常然之例。常然之例者何。曰因同者,果莫不同。是也

        再次曰推概。推概者。既得物理之常然。著为公例。用以逆睹未形者是也。[语本严复名学浅说]如化学家分验杂质。合炼原素。执因求果。凡显见之象。变化之节。均如所期者。谓之试验。由此试验。而求某质之所以显某象者。因於某理。某原素之所以呈某变化者。因於某故。由其然而推其所以然者。谓推证。至於推概。则执此所以然之例。以逆未然。就纷然万殊之物。以籀其同然合理之原。吾见虽或有涯。而吾例则统摄万有。於是归纳之事尽矣。明同因同果之法。则知凡因确同。果必无果。他人以甲法强国者。苟其因确与吾同。则吾用甲法。亦必强国。他人用乙法争得自由者。苟其因亦与吾合。则吾用乙法。亦必争得自由。故准卢梭自由平等来自天生之例。则可知吾既为人。亦应享受天然之自由平等。或有障碍。皆为外缘。吾得排而去之也。准卢梭主权为人民总意所成之例。则可知吾国主权。既无物质。亦应由吾人人民总意肇发之。非然者。即为伪造主权。与吾人无与。凡此皆物理人事。例有相通者也
        虽然、今者文明大启。而人事之发明。有不必为物理之例所拘者。即物理者、每由例以求理。人事者可由理以肇例。是也。物理学家。先於例中考求。由旧有之例。以推阐新理。设例不吾从。吾之理即不能立。当变吾理以殉之。至人事之学则不然。主观在我。凡我以外皆客观故吾理苟觉可通。吾例即从之而见。凡例有未当吾理者。得以吾理变其例。徒例不能立也。前者由已然而推其所以然。后者则以当然易其未然者也。此又近世物理人事之根本不同处也。论政者、人事之学。即引例。吾说亦自可行。矧吾国今日情形。在在与他国之往例有合。理例俱符。他日结果。又安能逃人国之公例哉。
         顾吾所谓由理肇例者,乃谓理不必限於例,非谓凡例皆非理,或理皆先於例也。大抵文化初开之时,多以政例肇政理故。有尧舜禹汤之政治,而后孔孟之政论,乃大明至文明,大启之秋。则常以政理启政例,故孟德斯鸠之三权分立说为近世宪政之精神。卢梭之平等自由论,遂唤起法国之革命。盖以政例肇政理者,其思想常拘於守成。以政理启政例者,其思想常趋於改进。今之世固脱故谋新。日日演进之世。也固理论一出。而世界之趋势。因之丕变之世也。吾人今日第一要务。即在求确当之政理。以为政例之前驱。确信於理可通。於例即有可立。察他人之理论。可行於其国者。则知吾人之
理论。必可行於吾邦
。其所难者。在於察因耳。察因中所含之条件。果确与平日所推论之原理同。则遵吾所推论者以行之。他日自必收相同之果。此按诸逻辑。其律不爽者也。吾国今者。其原因何在。因中所含之条件何若。果宜从若何之理
论而行。乃有转危为安之望。此则专在吾辈青年之自觉。欲自觉其正途。不致旁皇道左也。则识尚焉。此练识又所以为自觉之要道也。
        总之练志、练胆、练识。三者互相为用。不可缺一。以志言。则胆与识所以定志者也。以胆言。则志与识所以壮胆者也。以识言。则志与胆所以致识於用者也。志何以不移。有胆有识以定之故不移。胆何以不怯。有志有识以壮之故不怯。识何以能行。有志有胆以致之於用则行。吾辈丁兹国运第一戒在抱悲观第二戒在图自了一抱悲观则灰心颓气而不存猛勇奋进之心一图自了则朝不谋夕。而不存任重道远之念。境由心造心神强壮则虽残山胜水亦为我动心忍性之资心志颓唐即壮版雄图反增我感喟凄凉之恨至欲图自了。则今日更非其时。若吾身昨年已死自了之愿固可告终苟吾之死应在明年则今年尚为吾奋斗之期而非吾告终之日非特明年然也即吾之死在次月次日次时次刻而吾之奋斗尚当於此月此日此时此刻行之急起直追。至死乃止。则主人之责已尽。而吾怀乃可少安。吾心乃可明告於天下后世。此所以当共和告别之顷。而殷殷然对我青年。为此临岐握手。各自珍重之最后一言也欤。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