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天的博客

家园:从雅虎到网易

 
 
 

日志

 
 

蒋介石:新生活运动之要义  

2013-02-18 10:11:22|  分类: 学术文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介石:新生活运动之要义

最新文章书摘蒋介石2013-02-18 08:44

1934年,国共两党在江西摆弄战场作殊死搏杀。一个要赤化,一个要儒化,皆欲以江西为中心而幅射全国而复兴中华民族。所谓“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由此可见一斑。 

 [导读]我们现在挽救国家复兴民族的道理,就在「蔬米布帛」「家常便饭」之中,就是要从「蔬米布帛」「家常便饭」做起!也就是刚才所讲的要使全国国民都能过军事化的共同一致的新生活。

本文系蒋介石1934年2月19日在南昌行营扩大总理纪念周上的讲话

要旨

一、全国知识分子要负起教导国民的责任,使国民具备国民知识与国民道德。

二、提高国民知识道德要从改善国民基本生活——衣食住行——着手,故非发展教育不可。

三、今后全国国民应开始实践合乎礼义廉耻的新生活运动。

四、新生活运动,要使全国国民生活整齐、清洁、简单、朴素,彻底军事化。

五、国民应以昨死今生的精神,革除过去野蛮生活。

正文

在上一次纪念周中,本席已经讲过:现在我们江西要做一个建设国家复兴民族的基础。这就是说:我们江西无论在那一方面,无论什么事情,统统要做各省的模范,为全国所效法,要以我们一省的新风气,新事业,来风动全国各省,使全国的民众都能闻风兴起,跟着我们共同一致的来建设我们新的国家!复兴我们中华民族!要达成这种期望,一定要我们江西全省民众,尤其是在江西省会的南昌党政军学商各界同志,即一般民众的领袖,首先能够一齐奋发以「昨死今生」的精神,共同协力来做除旧布新的工作!然后一般国民才有所效法,然后才可以风动全国,完成复兴民族的使命!

这件事情我们如果要讲起来,当然很困难,因为现在我们一般国民的智识程度如此之低,社会环境与一般的教育基础也如此之坏,我们现在要在最短期间使全国国民,所有社会上各个份子都能够认识国〔第71页〕家和民族的时代环境,知道现在国民的地位和责任,并且能够实实在在共同一致的来尽国民的责任,努力救亡建国复兴民族的工作,当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是大家要晓得:无论古今中外,一个社会要能改造进步,一个国家或民族要能复兴,决不是一定要等到全体国民个个人都有足够的知识,然后方可能,如果一定要这样,那末,不仅是我们中国有如「俟河之清」不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方能使全体国民都知识充足,可谈复兴,恐怕古今中外也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真正能够复兴的了!所以改进社会,复兴国家和民族的责任,在事实上绝不能希望全体国民都能尽到,完全要靠我们一般有知识的做各界民众之领袖的人能够将这个重任一肩负起来!只有我们先负起责任以身作则来切实去干,才可以推动全国国民共同觉悟奋发,协力来干!古云「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就是这个理。从前所谓君子,就是现在各界民众中的领袖,亦即有知识有道德的优秀份子。一个社会的良窳,和一个国家的兴亡,就看这种人能不能尽到教导一般国民之重大的责任,现在无论是党政军以及学界商界的同志,个个人都是国民中的知识分子,都负有教导一般国民的责任,社会要能改进,国家和民族要想复兴,就要全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各界领袖能尽到教导全体民众的责任。所以我们到一个地方,如果看到当地的社会腐败,人民野蛮,不好说这是当地全体民众的倒霉,实在只能算是当地一般知识分子倒霉!只能怪一般知识分子没有尽到自己教导国民改造社会的责任!反转来讲,无论是一个地方或整个国家,如果一般知识分子都能认识国家所处时代环境的险恶,和我们国民所应负的责任,并且以身作则来教导一般国民,共谋社会的改进,国家和民族的复兴,那末,这个社会和国家,没有不会很快的进步复兴起来的!〔第72页〕所以社会能不能进步,国家和民族能不能复兴,其责任就完全在我们一般智识份子!尤其是我们一般民众的领袖!所以我今天特别要南昌各界领袖和学校校长参加这个纪念周,想藉这个机会向大家贡献我的意见。

我在前一次纪念周中已经讲过:我们要改革社会,要复兴一个国家和民族,不是用武力能成功的,要如何才可以成功呢?简单的讲,第一就是要使一般国民具备国民道德,第二就是要使一般国民具备国民知识。道德愈高知识愈好的国民,就愈容易使社会一天比一大有进步,愈容易复兴他们的国家和民族!比方讲,德国的复兴,就是一个最好的先例,我们晓得,德国自从欧战失败签订凡尔赛和约以后,整个国家在各个战胜国压迫干涉之下,一动也不许动,尤其是关于军备更受严格的限制,即如陆军就限定最多不得超过十万,拿来和列强比较,可以说他们的武力等于零,虽然他们没有武力,但是还不到十五年工夫,居然能够复兴起来,和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并驾齐驱,这是什么道理呢?我刚才讲过,德国在过去因为受了条约的限制,是没有武力的·那末,他一旦要求军备平等的时候,法国尽可以用武力去压迫他,为什么不敢如此呢?就德国本身来讲,他既没有强大的陆军,也没有海军空军,有什么资格可以要求平等,更如何可以获得平等呢?再拿德国的情形来和我们中国比较,德国近来没有大的武力,而我们的陆军比德国要多十几倍,海军空军也有,德国的人口仅有六千万,我们的人口四万万。再讲德国的土地,格外不能和我们比;但是人家要求军备平等就是军备平等,要想取消赔款就能取消赔款;而我们中国不要讲不能根本废除不平等条约如同德国之要求军备平等一样,而且连到提议修改也没有人理。比方〔第73页〕讲,早两年伍朝枢在国联依据盟约第十九条动议取消不平等条约,就一点结果也没有。他们德国人要求军备平等,各国就不能不在原则上赞成,到最后还不得不完全承认,法国虽然要反对,也没有什么办法。人家刚刚战败,过几年就可以不付赔款,要赖债就赖了,而我们几十年或百多年的赔款,到现在还是每年要照付。总之,德国也是一个国家,中国也是一个国家,德国没有武力而能与各国平等,中国虽有武力,依然不能求得平等,这是什么道理?没有旁的,完全是由于我们一般国民的知识道德不及人家。因此我们可以晓得,要一个国家和民族复兴不是有怎样大的武力就行,完全在乎一般国民有高尚的知识道德,德国何以能和其它各个强国平等,就是因为他们一般国民的知识道德能和各国国民平等,或许比人家还要好些,我们中国何以至今不能和各国平等,也就是我们一般国民的知识道德不能和人家的国民平等,赶不上他们。所以今后我们要求平等,要想复兴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一定要根本上先从提高国民的知识道德这一点来做。

国民知识道德的高下,即文明和野蛮,从什么地方可以表现出来呢?我们要提高一般国民的知识道德要从什么地方着手呢?这就单讲到一般国民的基本生活,即所谓「衣食住行」,这四项基本生活,包括全部日常生活,是个个人时时刻刻不能离的,一个人或一国国民的精神、思想、知识、道德,统统可以从基本生活的样法,表现出来。外国人衣食住行是什么情形,在场各位同志中有到过外国去的人,当然看得非常明白,就是没有到过外国的,也可以在各处租界、教会或其它外国人所住的地方看得出。外国人无论吃饭、穿衣、住房子、走路,和一切的行动,统统合乎现代国民的要求,表现爱国家和忠于民〔第74页〕族的精神。总而言之,统统合乎礼义廉耻!不合廉耻的饭他们不吃,不合廉耻的衣他们不穿,不合礼义的事情他们不做。他们无论起居食息,一言一动,统统有规律,合乎做人的道理,表现有现代文明国家的国民之知识道德。何以他们国民能够如此呢?就是他们各国的教育发达,社会环境优良,尤其是一般负有教导一般国民责任之知识分子,能够养成好的风气习惯,以身作则来教导他们,每一个国民,从小在家庭里就有很好的家庭教育,进学校以后,又有很完善的学校教育,出学校以后,再有很好的社会教育。他们一切基本生活的教育,在家庭教育时就已经打好基础,到学校教育再加严格的修练即已臻于完善,以后更有社会教育,使之发扬普遍,励进不已。他们一般国民,因为有这三种教育,接连琢育,层层扶持,所以其知识道德都同在一个水平线上,而表现于衣食住行一切实际生活之中!因此,外国人看了才晓得他们是一个文明的国家和民族,才肃然有所敬畏!德国之所以要求平等而各国不敢拒绝他,就是这个道理;我们中国何以始终不获得平等,而且还要一天天被帝国主义者侵略压迫呢?一言以蔽之,就是我们一般国民无论衣食住行能都不能如同我们的古人或现在外国人一样合乎礼义廉耻!普通一般国民不必讲,我们只就现在一般准备要做国家和社会中坚人物的青年学生来讲,就可以明白。大家都可以看到,一般学生,比方说,江西的中学生,现在虽然大多数比较好了一点,但是我去年初来的时候看到的,几乎无一个不是蓬头散发,有扣子不扣,穿衣服要穿红穿绿,和野蛮人一个样子,在街上步行或是坐车都没有一个走路坐车的规矩,更不晓得爱清洁,甚至随处吐痰。还有,看到师长不晓得敬礼,看到父母也不晓得孝敬,对于朋友,更不知道要讲信义。这种学生,可以说完全不明礼义,不知廉耻!这样的学生,这样的国民,如何不要亡国?前几天我还在街上看见一个小学生吸纸烟,这样还了得吗?他做学生的时候就要吸纸烟,再长大不会吸鸦片烟吗?当时我因为车子走得太快不便拉他,你们一般教职员,或警察,应当也看见,看见的时候,就要拿来处罚!一个地方有这种现象发生,尤其是发现之后,还没有人来管,就是我们所有负有教导国民的责任的人,尤其是一般学校里的教职员最倒霉的事情。如果我们平时能留心管束,并也以身作则来教导,我想决不会有此现象。例如我此次到了建瓯,有一回发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在街上吸烟,虽穿了很好的衣服,还是一点教育也没有,因此我随叫他的父母来要办他,从此以后,建瓯就少有小孩子吃烟的了。由此可见转移风气,改造社会,并不是什么难的事情,实在还很容易,只要我们各界领袖,能够以身作则,实实在在来做。现在就是因为我们各界做领轴的人,自己不能以身作则来实干,不能认真教导自己学校里的学生,自己家庭的子弟,和自己机关里面的部下,听他们一天天腐败堕落,一切不管,所以社会弄到这种纷乱、黑暗、暮气沉沉、充满了乌烟瘴气,因此,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要被人不断的侵略压迫。我们举德国的复兴为例,并拿来和我们自己比较,可以晓得: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兴亡,军队还只能负一部分责任,最大的责任,还是在社会上负有教育的一般人身上!今后我们要建设国家复兴民族,除发展教育外,再没有旁的根本方法,所以教育乃一种至高无上的救国复兴的根本事业。大凡有志救国,要想复兴民族的人都要致力于此,即不仅一般直接负有教育责任的教厅职员或教育行政人员,应格外尽到自己的职责,社会上所有的智识份子尤其是各界的领袖,也人人要负起这个教育的责任,人人要以身作则的教导,务使一般国民的衣食住行统统能合乎礼〔第76页〕义廉耻,如此我们的社会容易进步,国家和民族方可以复兴!

我们现在在江西一方面要剿匪,一方面更要使江西成功一个复兴民族的基础,要达此目的,必须自江西。尤其是从江西省会所在的南昌这个地方开始,使一般人民都能除旧布新,过一种合乎礼义廉耻的新生活。目前因为限于人力物力,所以先选南昌这一个地方开始一个新生活运动。即要使南昌所有的人民都以礼义廉耻为基本原则,改革过去一切不适于现代生存的生活习惯,从此能真正做一个现代的国民!我很希望由我们在南昌的各界领袖共同协力来干的结果,可使南昌改造成为一个新社会,使各县各省都有所取法,而将我们的新生活运动逐渐推广至各省各县!使我们全国国民的生活,都能合乎礼义廉耻,适于现代的生存,不愧为现代的国民,文明国家的国民!表现出我们全体国民高尚的智识与道德,再不好有一点野蛮的落伍的生活习惯。比方讲随地吐痰、撒尿,到处脏得不堪,床下门角,这些地方永远不洒扫,这些极不卫生的事情,就绝对不是现代任何文明国家的国民所可以存留的!尤其是随地吐痰、撒尿,简直只有最野蛮的民族才如此!我们一有合乎礼义廉耻的新生活,就从不乱吐痰做起!日本人从前也是随便吐痰的,但是自从维新以后,一般国民都晓得非改革这一种野蛮的习惯,不足以与各国国民讲平等,所以统统能改过来,以后他们吐痰,就吐在自己随身所带的纸头内。至于西洋人吐痰,他们也在随身携带的手帕内。这种注重公共卫生的知识和习惯,我们今后一定要告诉一般国民,并且以身作则领导他们来做!总要使一切受教的人,能从这一件事开始,养成爱清洁卫生的习惯。这些事情在外国本来在小时经过家庭教育和小学教育就已教好,所以到了中学以后,用不特别注意来教,但是我们中国〔第77页〕无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统统不完善,所以我们无论是在家庭里,学校里,机关里,或是军队里,随时随地都要以身作则的来教!我从前也做过多年的学生,但是在学校里从来没人特别注意教衣食住行的道理。现在我主张无论家庭教育学校军队教育和社会教育,都要从衣食住行开始,都使受教的人一切生活合乎礼义廉耻,然后才能使全国国民表现出高尚的道德和知识来,使人们不得不敬畏我们,不敢不承认我们平等。这个道理是不是我发明的呢?并不是的,我不过从各方面经过长期体认而知道现代各国教育的精神所在,再证以我们中国传统的立国的精神,觉得合乎礼义廉耻适于现代生存的新生活运动是目前救国建国与复兴民族一个最基本最有效的革命运动。我过去在日本学陆军,受过他们的学校教育,也受过他们军队教育,他们虽口里没有提出「礼义廉耻」来讲,但是无论吃饭穿衣住房子,走路以及一切行动,其精神所在有形无形之中都合乎礼义廉耻!他们以这样的教育几十年教下来,然后才造成今日这样富强的国家。我们现在要建立新的国家,要报仇雪耻,不要讲什么强大的武力,就只看在衣食住行上能不能做到日本人那个样子。旁的不必多讲,我只举一两件极小的事情来说:日本人全国上下无论什么人早晚一定洗冷水脸,全国已为一种普遍的习惯,如果有人不如此,旁的人一定目为野蛮,不爱国。我们晓得:常常洗冷水脸,可以使人精神奋发,头脑清醒,又可以使人皮肤强健,不受风寒,还有最要紧的,不致耽误时间。别看这个习惯,事情虽小,益处却极大,所以日本人全国如此;试问我们中国,无论是军队里学校里家庭里,有几个人能终年用冷水洗脸?普通那一个不是非热水不洗脸!往往因为没有热水而不洗脸,或因为等热水而耽误几个钟头。由这一点就可以晓得我们的民族不行!我们和日本人不必在枪林弹雨之下来冲锋陷阵,就只对日常生活比一比,就可以晓得高低强弱!所以我们要复兴民族,报仇雪耻,不必讲什么枪炮,就先讲洗冷水脸,如果这一件最小的事也不能胜过日本人,其它的讲什么!我们一般负有教导责任的人,从此一定要过新的生活以身作则来教好自己的部下、学生,以及一般国民。我就是第一个能做到!我从小以来每天第一次洗脸一定用冷水,这并不是我自己要宣传,实在是希望大家都讲到就做,做到再讲的意思。日本人除洗冷水脸之外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普通一般人每天都吃冷饭,普通比较富裕的人家,早晚烧两次饭。穷的人家,就只早晨烧一次,日中出去工作,就带一包冷饭,这些生活习惯,是什么?这就是最基本的军事训练,与军事行动,他们从小在家庭里就养成这刻苦耐劳的习惯,就是一切生活,早已军事化了,所以他们的兵能够强。不然,打仗的时候,你要等水烧热以后来洗脸,又要等饭烧热再吃,敌人已经对你包围,还了得吗?讲到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现在所提倡的新生活运动是什么?简单的讲,就是使全国国民的生活能够彻底军事化!能够养成勇敢迅速,刻苦耐劳,尤其共同一致的习性和本能,能随时为国牺牲!不是说水没有烧热,饭没有煮熟我们就不能去打仗的国民!是养成这种临时可以与敌人拚命为国牺牲的国民,就要使全国国民的生活军事化。所谓军事化,就是要整齐、清洁、简单、朴素,也必须如此,才能合乎礼义廉耻,适于现代生存,配做一个现代的国民!我们一般负有教导责任的人,尤其是各学校教职员直接要来教育一般青年学生,总要随时随地能以身作则从衣食住行这几项基本生活教起,有形无形之中使个个学生个个部下以及所有的国民生活统统能够整齐、清洁、简单、朴素,而合乎礼义廉耻!合乎做一个现代的人的道理。我们在学校〔第79页〕里教学生,绝对不是在讲堂上教点国文、史地、理化、英文、算学或其它技艺而已,一切的学术技能都还是教育次要的东西,最根本要紧的事情,就是要教做人的道理,养成学生完美的德性和人格,使他成功一个明礼义知廉耻的人!具体的讲,就是首先要从他们的衣食住行教起,使他们都能过整齐、清洁、简单、朴索的新生活。如果这个根本的东西忘了,单是教些物理化学英文算学等知识技能,那么,不管你教得怎样好,也没有用!因为知识技能,禽兽也有的,禽兽也可以教会,人之所以异于禽兽,人之所以为人,就是懂得做人的道理——明礼义,知廉耻。从实际生活上讲,没有旁的,就是要做到整齐、清洁、简单、朴素!如此的生活才可以叫做新生活,过新生活的人才配做一个新时代的人!新时代的人绝对不是吸香烟,拍香水,随地吐痰,蓬着头发,拖着鞋子,扣子不扣,帽子歪戴的这一类的人!现在拍香水拍得愈多的就愈臭!愈不清洁!愈不清洁不整齐的人就愈野蛮!现在我们要救国,要复兴民族,并不需要请求怎么高深奥妙的道理,就是要从实际生活起做到整齐、清洁、简单、朴素,几件很平常很粗浅的事情。古人所谓「蔬米布帛」一般所谓「家常便饭」,我们现在挽救国家复兴民族的道理,就在「蔬米布帛」「家常便饭」之中,就是要从「蔬米布帛」「家常便饭」做起!也就是刚才所讲的要使全国国民都能过军事化的共同一致的新生活,拿这个东西来复兴民族比用什么武器什么军队的力量都要大!我们做人、教人、革命与复兴民族,都要从这一点做起!

因此我们现在先从南昌起,开始一种新生活运动,我们要使南昌所有的国民个个人都过整洁朴素一切能合乎礼义廉耻的新生活,可以做全国人民的模范!我希望我们各界领袖,以及一切知识分子从今天〔第80页〕起,下定一个决心,做新生活运动,尤其是要能从自己做起,然后更以身作则的教导督促自己的学生部下、亲戚朋友,以及一般国民!如此努力干去,我相信三个月以后,南昌一定可以造成一种新风气,造成一个新南昌、新江西,半年以内,一定可以风动全国,使全体国民的生活都普遍的革新!那时,无论是要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无论是求报仇雪耻复兴我们的民族,都不是什么艰事!现在这个复兴民族的新生活运动正在开始,我很希望我们在南昌的党政军学商各界同志下定决心共同来推进这个运动,尤其是各界领袖自己先能做到,方能以身作则,鼓舞群伦!中正就以此自勉,很希望各位同志尤其是各界领袖各校校长人人以此自勉勉人!古人云「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希望大家抱此决心与精神将过去不适于现代的一切野蛮生活,彻底改革。一切新的生活,新的运动,新的事业,统统要从今天开始!这就是本席今天向大家所贡献的关于新生活运动之要义与方法的几句话,希望大家能依此共同努力!以完成革命的使命!就此谨祝各位成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http://view.news.qq.com/a/20130218/000036.htm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