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天的博客

家园:从雅虎到网易

 
 
 

日志

 
 

读马克斯.比尔《马克思传》  

2012-08-23 11:49:26|  分类: 学术文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宗骐:一个德国老共产党员的反思

——读马克斯.比尔《马克思传》

 

这是最近才出版的一本由外国人撰写的马克思传记——马克斯.比尔(奥地利)所著《马克思传(替时代背书的人)》。与其他马克思的传记作品相比较,它非常有特色,简明扼要、重点突出,并且有许多独到的见解。

 

全书仅168页,13万5千字。正文131页,还有一个37页的附录——马克思一个少时伙伴的回忆,这个附录不清楚是原著就带的,还是国内出版社临时加上的。所述内容十分生动,对于正文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与梅林所著《马克思传》正好相反,该书是以介绍马克思的学说为目的,对史实的描述极为简略。书中对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主要观点都作了介绍,由于写作时间较早,也有不少其他传记作品中没有的东西。

 

“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可以将它看作马克思主义的速读教材。而另一些读者也可从中获得许多珍贵的“小道消息”。限于篇幅,本文将侧重介绍后者。

 

书的特色与作者本人的职业、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关于马克斯.比尔的资料很少。因此,主要只能从书籍本身来提取。

 

马克斯.比尔其人

 

作者马克斯.比尔(1864-1943)是奥地利籍德国马克思主义学者,学术专长为社会主义运动史,曾在伦敦、莫斯科、法兰克福等地宣传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学说,是德国共产党早期成员之一,其著作对“二战”前的欧洲有重大影响。

 

辈分与党派

 

马克思(1818-1883)

恩格斯(1820-1895)

梅林(1846-1919)

伯恩斯坦(1850-1932)

考茨基(1854-1938)

马克斯.比尔(1864-1943)

列宁(1870-1924)

托洛茨基(1879-1940

 

以马克斯.比尔为基准,马克思与恩格斯属爷爷辈;梅林、伯恩斯坦与考茨基属叔叔伯伯辈;列宁属同辈,为同时代人;托洛茨基为晚辈。

 

政治方面:考茨基与伯恩斯坦为德国社会民主党人,梅林与马克斯.比尔同为德国共产党早期成员,列宁与托洛茨基为俄国布尔什维克。

 

专长

 

作者是一位学者,据书中透露,他曾经写过《英国社会主义史》:

 

与拙作《英国社会主义史》(第1卷)相比,反资本主义学者,如雷文斯通、格雷、霍吉斯金和约翰.费朗西斯.布雷等人仅仅从道德层面谴责了剩余价值现象,但马克思却创造性地运用剩余价值理论这把钥匙为我们开启了庞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并揭示了它的运行秘密、发展趋势及最终命运。[M112]

 

作者又是德国共产党早期成员,全书所引著作都是正统共产党人认定的经典,如《<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神圣家族》、《哲学的贫困》、《共产党宣言》、《新莱茵报》上的若干文章、《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资本论》、《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等等。因此,应该是一位正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写作时间

 

此书的写作时间约在上世纪的二十年代,即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列宁主政的时期。从书上仅仅出现列宁和托洛茨基,而没有出现后来在苏联如日中天的斯大林可以得知:

 

“读过前面两段摘录,我们不禁会从法国联想到俄国,从巴黎联想到莫斯科,进而理解列宁和托洛茨基革命方针的根源。上面两篇分别作于1848年和1849年的文章为布尔什维克们提供了思想营养。”[M70]

 

然而马克思的价值学说却无法解释过去六十年里巨额财富的迅速积累和商品价格的剧烈变动。[M130]

 

托洛茨基是在1929年初被斯大林驱逐出境的,1933年希特勒取缔德国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资本论》出版于1867年,六十年以后即为1927年左右。因此,此书可以确定出版于上世纪的二十年代。

 

总而言之,马克斯.比尔是奥地利人,是德国共产党早期成员,是一位学者,长期在德国从事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宣传工作。他的马克思传记写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斯大林主义尚未形成的时期。

 

与梅林一样,马克斯.比尔也是德意志人(奥地利籍),与马克思、恩格斯所处时代并不遥远(只差两代)。德国又不大,两位伟人对于他而言就像邻家大爷一样,知根知底的,并不像我们那样神秘。更为重要的是,虽然早期的德国共产党将马克思视为精神导师,但并不盲目崇拜,如梅林就敢于为拉萨尔、巴枯宁“打抱不平”。梅林的朋友卢森堡为他的《马克思传》写了第十二章的第三节,卢森堡在文中也说:

 

我们不应到《资本论》后两卷中去寻求政治经济学上一切最重要问题的完满的现成的答案,而只应去寻求一部分这样问题的提法,以及有关应该按照什么方向去探索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指示。正像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一样,他的这部主要著作也不是包含着一成不变的最后真理的圣经;但它却是启发进一步的思考、促进进一步的研究和为真理而斗争的不竭的泉源。[F467]

 

同样,马克斯.比尔在书中也有些“没大没小”与“说三道四”,用流行的话讲,就是也有所“反思”。这种对待革命导师的态度对我们来说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马克思是什么“家”

 

所谓“家”有两种划分方法。一是根据学科分,就是哲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自然科学家等等。另一是根据行为方式分,就是“思想家”,还是“实践家”。

 

按学科分

 

马克斯.比尔认为马克思是学者,将他称为伟大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并且说马克思是一位革命者。马克思首先是哲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也是作为哲学来写的。书中是这样说的:

 

伟大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卡尔.马克思的思想在世界历史进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面貌。[M3]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涵盖了哲学史及社会学史,它们突出表现了人类历史发展中的标志性事件。[M3]

 

马克思是一位革命者,他不仅代表了一种新的社会观并建立了一套新的经济秩序理论,还提倡观点的实用性,曾运用自己的理论对法国大革命的第一阶段进行过深入研究。[M61]

 

马克思主义思想影响之广泛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大部分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坚定反对者甚至都接受了他从经济角度对世界大战作出的阐释。马克思逝世后的几十年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已经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胜利:主权资本开始萎缩,工会对生产的影响力日益扩大,社会主义者和工人开始进入议会,工人阶级开始逐步夺取政治权力。马克思的学说充满斗争的意志和革命的激情,他断言新的社会制度必将在雷鸣闪电般的革命浪潮中诞生。现在,无产阶级正在奋力摆脱束缚在他们身上的枷锁,我们正处在向社会主义社会前进道路上的第一个阶段,…[M5、6]

 

马克思费尽心血将价值和剩余价值学说发展成为一个符合黑格尔逻辑学的成熟的哲学体系。他是一位充满激情的思想健将,第3卷的写作思如泉涌,在不借助任何参考文献的情况下,将复杂的经济学问题以清晰有力的形式表述了出来,而且整部作品逻辑结构严谨,不存在任何离题现象。[M105]

 

按行为方式分

 

按行为方式分,马克斯.比尔将马克思看作学者、思想家。但是认为马克思的实际处事能力不行,见后面“马克思的‘随性’”。另外,马克思在《资本论》里也以学者自居。

 

马克思的“随性”

 

父母的忧虑

 

马克思后来曾谈到母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如果卡尔能多挣些钱,而不是写很多关于钱的书,那就太好了。”[M25]

 

后来有一天,亨利希.马克思先生来店里找我(马克思少时伙伴约翰.斯帕戈)父亲聊天,谈起卡尔,他显得非常伤心:“卡尔正在波恩虚度光阴,除了养成了乱花钱的坏习惯,他什么都没学到!”[M140](附录)

 

此后不久,卡尔动身离开了家,不过他这次没回波恩,而是去了柏林大学。我猜他可能在柏林会更有收获吧。一年多以后的一天,我在父亲的小店里再次遇到了亨利希.马克思先生,谈到卡尔,他苦笑着说:“这孩子在柏林的状况仍然让人担心,也可能正在热恋中,无心工作吧,或许很快就会走上正轨了。”[M140、141](附录)

 

卡尔后来一个时期在柏林大学的状况的确伤透了亨利希.马克思先生的心。…当父亲问起卡尔的近况时,他说:“那孩子并没有做他该做的事情,根本没把时间花在攻读法学博士学位上,他脑子里净是些愚蠢的想法,我都替他感到惭愧。他把时间都浪费在了那些毫无意义的诗集和小说上了,竟然还幻想成为第二个歌德,写出复兴戏剧艺术的伟大的普鲁士戏剧。他的开销甚至比那些富人的孩子都高,我现在真担心他误入歧途。”[M141](附录)

 

(不久后马克思的父亲因病去世,当时马克思还是柏林大学三年级学生。)

 

“随性”与反犹主义

 

马克思在经济上一直无法自立,需要依赖他人的资助;马克思是犹太人,但是不会理财;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在思想领域,马克思是一位天赋极高的理论家,但在日常生活中他却极为随性。在生活上如果没有恩格斯长期无私的资助,他很可能会走投无路。[M43]

 

恩格斯在与马克思的合作中找到了答案,他们也结下了毕生的友谊,当然如果没有恩格斯在写作和经济上的无私帮助,以马克思治学严谨但生活随性的个性,他的事业很可能会中途夭折。[M44]

 

1824年,马克思全家改信基督教。事实上这种现象在当时犹太人中并不鲜见,18世纪后半叶的欧洲启蒙运动对很多犹太人的宗教信仰产生了很大的冲击,随后的浪漫主义思潮进一步加深了基督教在民众中的影响力,使得一些犹太人彻底摈弃了自身的宗教信仰,他们此时已经完全被德国基督教思想所同化。[M25]

 

实际上从那个基督教狂热和德国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年代直到去世,长期以来马克思一直对犹太人持有种族偏见;在他看来犹太人自私自利,不是高利贷者就是乞丐。[M28]

 

马克思主义是在19世纪上半叶的革命土壤中自然成长起来的。这是马克思对当时社会革命学说总结提炼的结晶,而他本人就是这一学说的践行者。他的一切思想和情感都扎根于此;就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位犹太裔哲学家、社会学家或诗人像马克思那样体现出如此少的犹太民族的特征。[M63]

 

办事能力

 

马克斯.比尔算是将马克思的办事能力看死了,在书中竟然如此说话:

 

1848年6月1日,《新莱茵报》创刊。马克思担任主编,恩格斯、弗莱里格拉特、威廉.沃尔弗及格.维尔特任编辑,拉萨尔也偶尔参与其中。对于生活随性的马克思来说,将《新莱茵报》办成日刊实属不易。[M68]

 

在巴黎公社失败后,马克思斗不过巴枯宁,理论家斗不过革命鼓动家:

 

我(马克思少时伙伴约翰.斯帕戈)在“国际”待了很久,直到海牙代表大会作出决定,将总部迁往纽约。…他也无可奈何。“是的,汉斯,你的看法没错,总部迁到美国后,实际上已经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但我们只能这么做!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已经没有精力继续与巴枯宁那伙儿人斗争了,但放弃斗争的结局显而易见,那就是“国际”肯定会落入巴枯宁手中。我宁可让这个组织死在美国,也绝不允许巴枯宁等人利用它来破坏革命;这也是无奈之举,无奈之举!”[M164](附录)

 

三点反思

 

工人运动中的鼓动家

 

工人运动中除了需要理论指导外,也需要一批组织者、鼓动家。拉萨尔、巴枯宁、蒲鲁东等人就是这样的一批人。梅林与马克斯.比尔等从事实际革命斗争的德国早期共产党人显然并不完全认同马克思对他们的批判:

 

与巴枯宁主义者一样,蒲鲁东主义者反对政治斗争并主张建立“自由联邦”,实际上他们都有可能转变为真正的共产主义者。这两股势力唯一赞同马克思的一点是,经济利益是工人阶级运动的基础。他们都诬蔑马克思搞独裁,试图把整个国际工人协会控制在自己手中。除了无法调和的理论分歧,民族和国家的偏见也是导致国际工人协会分裂的重要因素。巴枯宁指责马克思是泛日耳曼主义者,而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则认为巴枯宁是泛斯拉夫主义者。[M74、75]

 

他(巴枯宁)并不是一位理论家,对无政府主义理论贡献甚微,但却极富革命热情和献身精神。巴枯宁的影响也主要是源于他的这一特质。[M75]

 

阶级对立与民族主义

 

显然,马克斯.比尔已经发现了“马克思将阶级关系凌驾与民族和国家之上”的问题

 

他(马克思)嘲弄了那些妄图消灭一切国家的狂热分子,但是从生物学和文化的观点来看,他还是在相当程度上低估了民族情感的力量。他将人类文明划分为相互对立的阶级,并且认为与民族和政治的界限相比,经济地位的差别对人的影响力更大。因此,他自始至终都坚持国际合作。…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的和平主义不抱任何幻想。[M104]

 

剩余价值理论

 

剩余价值理论的正确性并不在于它的真理性,而在于它的阶级性。无产阶级认为它是真理,资产阶级并不承认。现实中也出现了理论与事实不相符的情况,马克思故作高深,以理论家、学者自居:

 

经验表明,总资本相同的情况下企业间的实际利润率也是相同的,由此可以看出,决定实际剩余价值量(利润)的不是雇佣劳动力而是资本的支出,资本主义的这一生产过程显然违背马克思主义价值理论的。马克思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以一种科学规律的形式建立了剩余价值理论后,他又补充道:“这一规律同一切以表面现象为根据的经验显然是矛盾的。”[M117]

 

剩余价值规律尽管看似背离现实,实际上它是成立的。马克思指出:“这一理论是在假定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处于完全自由的状态而得出的。但在现实中这种理想状态是不存在的。”[M119]

 

资本家并不是学者,他们不可能清楚利润是由资本的一部分还是劳动力本身创造的,但有一点确定无疑,那就是如果没有劳动力,没有雇佣劳动者,整个资本就会面临死亡;一切固定资本和原料如果不通过劳动力将其转化为商品就将变得毫无用处。[M120]

 

马克思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学说在政治和社会领域无疑具有更为深远的意义,它是工人阶级反抗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思想纲领,与李嘉图创立的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学说一样,这样的哲学体系并不需要诠释其自身的正确性,它们要做的只是融入战斗着的大众的情感,反映他们的诉求。正是这些伟大的思想支配着人类历史的运行。然而马克思的价值学说却无法解释过去六十年里巨额财富的迅速积累和商品价格的剧烈变动。财富在过去几十年里呈几何级数增加,而劳动力数量却逐年递减。这显然与价值理论相悖,然而马克思最大的疏漏在于忽视了那些伟大的发明家和发现者、化学家、物理学家以及工农业领域的杰出人才在创造剩余价值上的突出贡献化学领域的研究成果使得土壤生产力翻番,并实现了部分工业残次品的回收利用;物理学家们发明了新的动力来源和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力提高了数倍;各行业的杰出管理者和经营者不断优化生产工序,并引入了新的生产方式,所有这些包含大量智力因素的创造性和指导性的工作对提高社会商品的总交换价值起到了极为有益的作用。然而,如果我们继续关注产品的分配环节,马克思的价值学说在一般意义上就是成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下产品的分配行为并不取决于生产环节能够提供的产品数量,而是取决于资本支出以及在商品流通领域的商业技能。[M130]

 

最后,再重复一遍,此书写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即上世纪的二十年代,作者是德意志人、德国共产党早期成员。

 

[M]马克斯.比尔(奥):《马克思传(替时代背书的人)》

王铮译2011年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弗兰茨.梅林(德):《马克思传》

樊集译,持平校1965年7月人民出版社

原德文版1919年出版,1960年民主德国再版

本书根据1957年俄文版翻译           来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